如东大观

首页通项一
  • 夕照云路巷—— 忆南通艺人之家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4-20 18:33 查看数: [打印] [ 前入论坛讨论
  • “无线如东,城事在您手中!”欢迎安装如东文广传媒“无线如东”手机客户端!苹果手机App store搜索“无线如东”下载。安卓系统扫描二维码或登录如东新媒体(mobile.rdxmt.com/down/)下载
  • “南通艺人之家”原址位于掘港西街云路巷内,是如东京剧前辈赵长保老先生1957年牵头创办,用于安置南通地区老艺人安度晚年的场所。当年在全国来说,可谓是一项创举,一件善举,在中国戏剧史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。

    一、海韵酝京腔

    如东旧称皋东,历史上是个移民社会,吴淮杂处之地,晋商、徽商造就了古代的经济繁荣,同时也影响了民间戏曲文化,人口构成直接决定了民间戏剧的种类,一开始可能有昆曲、摊潢、扬剧、徽剧,淮剧等的流行,后逐步被京戏一统天下。

    掘港、马塘、丰利、栟茶历史上是重要的淮南盐场。封建朝廷在盐场设立管理机构,委派官吏。他们来自全国各地,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,乾隆年后随着京戏的兴起,大人们消遣娱乐大多离不开京戏, 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?#20445;?#32769;百?#29031;?#30456;效仿,民间戏曲发展进入繁盛期。明清时期,扬州盐商几乎垄断了皋东的经济命脉。盐商积累了大量的财富,便建造园林,蓄养“家班?#20445;欢?#26399;宴请宾客演出戏曲,进一步推动了戏曲的繁荣,形成了独特的“海韵京腔?#20445;?#28044;现出王鸿寿、杨洪春、李斐叔、赵长保、杨云霞、郑银凤等京剧名伶,纵横梨园,光耀江海!有三位佼佼者被誉为“三鼎甲”。

    王鸿寿(1850-1925年),掘港西郊人,父亲原是通州水道运粮官?#20445;?#23478;中蓄有昆、徽两副戏班,?#26434;?#32874;颖过人,受其熏陶,家学渊源深厚。后来父?#33258;?#20154;陷害获灭门之罪,仅王鸿寿一人逃出,寄身伶界。坐科期满后,在里下?#21360;?#21335;京,上海等地挑班演出,擅长演出关公戏,对关羽?#31216;住?#21809;腔、念白、造型,服装等进行大胆改革,京剧界誉其为“活关公?#20445;?#34987;尊为红生?#20146;媯?#25103;曲中,虽然关公是勾脸的,但仍属于生?#29301;?#22312;京剧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,京剧大师周信?#23478;?#20986;?#20113;?#38376;下。当年国画大师刘海粟看过王鸿寿的表演后,称赞其为一代巨?#22330;?/P>

    杨洪?#28023;?888-1962年),祖籍?#39062;?#20445;定,生于通州,定居掘港。红生?#20146;?#29579;鸿寿的高徒,工武老生,擅长演关公戏,在南通及里下河地区演出,解放前常挑班赴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苏州等地演出,深受当地观众欢迎。民间盛传称其演关公戏不用勾脸,背对观众,一声?#20154;?#21518;?#31216;?#33258;然勾勒,称为“梨园一绝?#20445;?#19981;知是不是运用了川剧变脸的技艺。解放后担?#35859;?#33487;戏校教师,潜心培养戏剧人才。笔者和杨家是姻亲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其长孙到我家来玩,提?#30333;?#29238;当年在上海天蟾舞台雄姿英发的样貌,仍是滔滔不绝,一招一式?#26434;心俗?#20043;风。

    还有一位就是赵长保,后面再谈。

    二、台下“戏花?#21360;?/P>

    过去皋东老百姓的娱乐活动以看戏为主,众多戏班子由此游弋于?#22995;?#20065;村,进而发展到固定于掘港、马塘、栟茶等地演出。掘港地区有杨洪春的联胜班、郑银凤的常胜班,赵长保的双福班等,这些班子都是父子相继,以昆山腔、徽调演出为主,后逐渐过渡到京戏。他们演出近则掘港、北坎、苴镇、马塘、孙窑、岔?#21360;?#21452;甸等,?#23545;?#36890;州、东台、海安、靖江、泰州等,更?#23545;?#21435;上海、杭州、南京等大码头,深受当地百姓喜爱。

    旧社会艺人很苦,“台上戏子,台下花?#21360;?#36825;样一句流行于皋东大地的话,生动概括了艺人困苦的生活状态。艺人常常以庙为家,居无定所,浪迹天涯,据说老艺人赵长保一家就曾寄居掘港东郊?#20439;?#24217;七八年之久。逢菩萨生日或节日,镇上大的商号出资,戏班子则按要求演出,如旧时掘港逢“火德真君?#20445;?#19978;古部落首领祝融)诞辰,镇上的花炮作坊和纸马店就要请戏班子到镇北的火星庙演戏酬神,南街的马家花炮坊就多次承手这项工作。

    过去掘港街上流行一句歇后语:?#23433;?#21488;班?#21360;?#28151;混汤?#22330;保?#20063;就是?#30340;?#20123;草台戏班?#26377;?#21516;乞丐,艺人们没有演出时,常常饥一顿,饱一顿,生活无着落。皋东地处沿海,渔民下海作业危?#25307;?#36739;大,?#30475;?#20986;海必要许?#31119;?#24402;来?#23478;?#36824;?#31119;?#25152;以常常唱“还愿戏?#20445;?#25496;港镇北的天后宫、镇东的?#20439;?#24217;常年“愿戏?#36744;欢稀?#32769;百姓最喜欢“愿戏?#20445;?#21809;“愿戏”的初衷是“娱神?#20445;?#23454;际是“娱人?#20445;?#32473;寻常百姓带来文化享受,这种享受还是免费。

    “愿戏”也不是天天都有,平日戏班子则借助庙宇?#21335;?#21488;演出,靠门?#31508;?#20837;维持生计。笔者小时候听爷爷讲过,那时候没有专门的售票处,而是在庙门口放一个竹匾,?#21592;?#31446;一?#35889;櫻?#20889;上 “君子自重” 四个大?#37073;?#32473;不给钱、给多少都由观众决定,忠厚老实的给点小钱,一天下来也就够混点“汤?#22330;保?#36935;到地痞流氓不但不给钱白看戏,还要收点“保护费?#20445;?#25103;班子往往难以为继。有时演?#36744;?#24471;不改行,前所述著名演员杨洪春年轻时就曾经改行投身行伍,喊口令时常常还像唱戏一样念白,如:“向右看那—齐?#20445;?#30041;下了“杨洪春喊的口令——三句话不离本?#23567;?#30340;歇后语,由此可见老艺人的?#20102;?#21644;无奈。

    三、江北“麒麟童”

    尽管生活艰难,但老艺人们作艺都是一丝不苟,赢得老百姓的尊重,江北“麒麟童”赵长保则是其中杰出代表。也就是他日后积极?#30002;擼?#22810;方努力创办“艺人之家?#20445;?#35299;决老艺人们的后顾之?#29301;?#21487;以说是功德无量!

    赵长保(1905-1996年),本名子林,艺名长保,祖籍泰州,定居掘港。赵老出生梨园世家,父赵宏生为清末京昆名家,家学渊源,六岁学艺,九岁登台,二十出头在掘港镇东三官殿打擂台唱“对台戏”《狮子楼-都杀西门庆》一举成名。民国24年(1935年),组建双福班挑班唱戏,抗战期间,坚持民族气节,决绝为日寇汪伪演出,在苴镇、北坎等?#20301;?#21306;解放区为新四军、抗日民众献艺。抗日名将陶勇当年最爱看赵长保?#21335;罰?943年,陶勇司令与姬鹏飞政委在苴镇搭台为反正的汤团长接风,亲点他的《战金兵》,一首《满江红》,如行云流水,壮怀激烈,军民无?#27426;?#23481;,陶司令不禁拍案叫绝:“好一个江北麒麟童?#20445;?#23601;这样“江北麒麟童”的雅号传遍了江海大地。

    陶司令的赞许也并不过誉,赵长保唱戏深?#26126;?#27966;神韵,拿手戏?#23567;端问?#26480;》、《投军别窑》、《清风亭》、《明末遗恨》、《乌龙院》等,在乡间草台摸爬滚打,集京、昆、徽诸调于一炉,博采众长,唱念做打又自成一家。他长挂在嘴边的话:?#30333;?#21315;里路,吃百家饭,要论我是什么流派,我是乡下狮子乡下舞派。”一派谦逊的君子之风!老掘港提起赵长保,就如同非常熟悉的亲人朋友一样的亲?#26657;?早年赵长保唱戏时,唱词中常夹带?#29677;?#22158;”的装?#25105;簦?#22914;东方言中?#29677;?#22158;”表示事?#25112;?#20102;,后来就留下了“赵长保唱?#21335;貳?#22007;嚎”的歇后语,每每说起?#21019;?#26377;轻松幽默之?#26657;?/P>

    解放后,赵长保历任南通地区戏剧协会常委,如东京剧团团长,南通京剧院三团团长,县政协第一至六?#26000;?#22996;。先后多次带队参加省市观摩演出,屡获殊荣,赴上海等大中城市与全国名伶同台联袂演出。1985年,为编撰《中国戏剧?#23613;?#27743;苏卷》提供里下河地区徽剧历史资料。

    四、夕照云路巷

    与赵长保老先生在京剧艺术方面取得的成就比,其在全国首创“艺人之家”的养老模式可以说是毫不?#39134;?#26087;社会,艺人年老后不能再演出,意味着失去经济来源,再无儿无女,等待他们的往往是沦为乞丐,在贫病中死去。解放后,老艺人的生计同样是现实问题。1957年,赵长保老先生牵头,由政府出资,安置老艺人的“南通艺人之家”在掘港西街云路巷内悄然创办,戏剧大师周信芳,名角童芷苓致?#39318;?#36154;,省内外文化部门和剧?#26049;?#36865;礼品。1958年,赵长保建立如东戏剧学校,创办全省第一个京剧少年班,亲自担任校长,由老艺人担?#35859;?#24072;,边教学边演出,培养出了国家一级演员戴海豹,国家二级演员?#34903;?#33805;等。艺人之家建立以来常有京剧名伶拜访,与老艺人们?#20889;?#25216;艺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著名京剧艺术?#33402;?#29141;侠、童芷苓、李玉茹、李炳淑、齐淑芳、关正明等先后来艺人之家看望赵长保等老艺人,留下了一?#21619;?#26792;园佳话。

    “南通艺人之家”在掘港砖桥以西,北街南侧第一条巷子内,该巷名叫云路巷,这个名字很雅,不知和艺人之家有没有关系。历史上这条巷子曾?#23567;?#35199;圈门巷?#20445;?#24055;子内有富商巨贾的公馆,所以巷口原来设立“圈门”防盗贼,夜晚关闭“圈门?#20445;?#30333;天开放。艺人之家租用的是朱奎家的房屋,其祖父朱宝发原来在巷口开设洋货店,经营五金、百货等,生意兴隆,在巷内建有大门堂四合厢的院子两进供?#24188; ?/P>

    艺人之家在巷子的东侧,大门堂朝西,进去是一个四合厢的院子,院子南边还有一进院子,两进院子共有十余间房屋,是闹市中一处清幽的居所。笔者小时候走过那里,长辈们都会说起“艺人之家”云云,在我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,现在想起来既模糊又清晰。赵老先生一家住在第一进朝南,还有十余名老艺人?#30452;?#22312;厢房和二进院?#21360;?#25919;府每?#36335;?#25918;生活费给老艺人,艺人之家建有?#31243;茫?#32769;艺人集体伙?#22330;?#20845;十年代,县政府的冷德厚副县长家也住在云路巷内,那时候老艺人们常去井边打水洗碗洗衣,冷县长见了每每告诫孩?#29992;?#35201;尊重这些老人,这些老人多是无儿无女,年事已高,一身伤病,要主动帮他们打水。或许此刻老艺人们体会到一种亲情的人文关?#24120;?许多年后,冷县长的二公?#30001;?#21560;一口烟,打开话匣子,回忆起当年帮老艺人打水的场景,回忆起父亲的谆谆教导……

    平日里“艺人之家”与普通住家户无异,只是有时院子里会?#32423;?#20256;出皮黄声腔,《夜深沉》、《西皮小开门》、《朝天?#21360;貳?#21578;诉人们这座宅院的不同。老掘港都知道这儿是艺人之家,走过巷?#24188;?#35201;朝院子里多看几眼,是小镇人?#20146;?#37324;对京剧艺术的迷恋。众多票友常常聚会于此,赵老精神?#31471;?#21809;上几?#21361;路?#21448;能回到“金戈铁马”的峥嵘岁月!笔者亲戚中有戏迷,他们也是艺人之家的常客,曾告诉我,某天票友聚会于艺人之家,胡琴一响,赵老拉开架势,准备唱时,过门拉了两遍竟唱不出声,在场的众人哗然,毕竟老人家已是耄耋之年,再也回不到过去……众票友走出云路巷,一缕夕阳照在巷口,或许那时大家都看到了京剧的落寞……

    艺人之家除负责老艺人的衣食住行外,还负责他们的医疗及身后事,起初在掘港西南郊区串场河南辟?#23567;?#33402;人公墓?#20445;?#21518;搬迁到镇东北郊,杨洪春、郑银凤等老艺人长眠于此。1996年赵长保老先生仙逝于艺人之家,如释家所云西方接引?#24179;?#33073;者,世寿九十一。每年清明老艺人杨洪春之孙杨新民,赵长保子女赵美玲、赵美昆等一同去为老艺人们集体扫墓,寄托哀思。清明有票友到赵长保老先生坟上用?#23478;?#26426;放一段戏文,曰:“长保?#31995;?#29233;听!”

    2000年5月,艺人之家解散,前后安置老艺人32人。2002年掘港西街拆迁,至此“艺人之家”旧址?#28142;媯?#29031;在云路巷口的一抹残阳落山了,一个时代?#25112;?#20102;!

    时间存在于人们的感知,是生命的起点和终点,每一种存在的差别又会在哪里?江苏海滨小镇掘港,照在云路巷口的一抹残阳,若干年后,不会再有人知道……谨?#28304;?#25991;纪念“南通艺人之家”及老艺人?#29301;?/P>

    参?#38469;?#30446;:《掘港镇?#23613;貳ⅰ?#22914;东大观(精编本)》、《掘港故事》等。
    (作者:赵一锋)

    扫描左侧二维码,关注如东新媒体微信,每天分享如东鲜活新闻资讯!

如东广电传媒中心(版权所有)2011-2018 苏ICP?#36212;福?a href="http://www.miibeian.gov.cn" target="_blank">苏ICP备11030511号-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-20120279号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登、转载的各种稿件、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,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电话:0513-80865519 传真:0513-80865516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掘港镇长江路29号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http://www.33ju.net 塔什干棉农主场
pk10冠军五码两期在线计划 苹果app制作软件 e彩票平台 psv破解必玩中文神作 时时彩走势图 68彩票骗局 龙虎相斗惊天地 澳门赌桌21点规则 黄金计划软件下载 网上棋牌赌博送10元 北京pk冠军杀号乘7 誉鼎赢天下京app 最新电子老虎机网站 时时大小单双走势图 网络赌博龙虎怎么老输 7+3大乐透多少钱